您所在的位置:来字网>综合>八旗一出现,李自成的农民军就垮了?真实的山海关之战没那么简单

八旗一出现,李自成的农民军就垮了?真实的山海关之战没那么简单

2019-11-02 17:24:09 作者:匿名 阅读:4983

 

1644年22日晚,吴三桂和多尔衮在渭源城结盟后,吴三桂立即回到海关,命令全军在肩上或背上裹上白布,以区别于大顺军。清军进入山海关后,阿子和多铎率领两面白旗从北水关进入北邑城待命,豪格率领两面蓝旗从南水关进入南邑城待命,多尔衮率领两面黄旗和两面红旗进入东罗城。此时,清军主力已经进入海关。

今天,许多历史记载记载,在清军投入战斗之前,大顺军对此一无所知。当发现清军正从突如其来的进攻中走出来时,它立即不假思索地逃跑了。这与当时的情况严重不符。在战争的第一天晚上,唐同部已经发现了清军,但在黑暗中并不知道清军的实力。到第二天一早,大顺部队已经包围了山海关,吴三桂邀请清军在渭源作战时,他已经冲过了唐同部阵地。后来,唐同布被清军击退后,他退到了九门口。他必须通知李自成清军的实力,清军已经进入山海关。

▲山海关关城巷地图

▲山海关主要建筑收缩图

问题是,在得知清军进入海关后,李自成没有时间改变部署,只能用原来的部署来对抗。“而且即使没有唐棠的退路,数万清军部队都驻扎在山海关两里外的欢乐岭,也没有地形掩护,即使只用肉眼,也无论如何看不见。

就在清军进攻之前,李自成不知道清军的主要进攻方向和战斗力,也不知道吴三桂已经正式与清军结盟。然而,即使他知道他别无选择,只能孤注一掷。因为此时此刻从战场上撤退无疑是毁灭性的。尤其是在八旗军和关辽军的骑兵面前。

他也知道,如果围攻继续下去,大顺军的伤亡会太大,大顺军从未与清军交战过,也不知道清军的战斗力。因此,如果清军介入,肯定会对战局产生负面影响。吴三桂率领的关辽军也在山海关西洛门口列队。多尔衮身后的部队已经全部进入山海关。此外,中国北方、南方和中部三个方向的清军都已摆好阵势。因此,李自成立即决定先解决吴三桂,不管清军是否出兵。

李自成在野战指挥中的作战技巧和战术相当突出。《史明》曾记载他的战斗方式如下:“当他感冒时,他有3万人的军队和3面墙。前者又回来照顾,后者杀了它。经过长时间的战斗,骑兵假装引诱官兵。他们拿着30,000支长矛行进,像飞镖一样出击。骑士反击,都赢了。”

这种战术,骑兵和自己的其他部队在战斗中接近佯装失败的情况下引诱敌人,不小心会出现大规模溃败,所以组织者需要有很强的战场控制能力和很高的个人魅力。然而,多年的战斗记录证明,李自成有这两点。而且,在这场战斗中,李自成“加厚”了每堵“墙”的力量。将近半小时后,最后的战斗终于开始了。在战场上,“枪如雷,箭如雨”。吴三桂、吴郭贵带领关辽精锐,带领大军进入“三堵墙”。

吴三桂和关廖俊都知道成败攸关,因为关廖俊大部分是辽东的野战军。如果他们盲目占领并保卫这座城市,他们只会在北京连续不断的重炮火力面前死去。只有在野外,才有生命。因此,当吴三桂回到军队时,他开始带领军队冲锋陷阵。虽然他在人数上处于绝对劣势,但关辽军队在他开始冲锋时,在战局上并不处于劣势。关辽的军队英勇作战,来回战斗。双方激烈战斗,战斗到中午。这场战斗也是自战争开始以来李自成遭遇的最激烈、最残酷的一场。双方都表现出了强大的战斗力和反抗死亡的势头。

吴三桂的30,000关辽部队被他们自己的100,000大顺精锐部队包围了三倍。虽然他从左向右冲,多次突破大顺部队的两个外围,但李自成后来被用来以高岗的名义指挥第三道防线的预备队来弥补缺口。吴三桂在军事实力上的劣势使得他俩不可能在一起。随着关辽军队骑兵的消耗,李自成的“三堵墙”战术慢慢发挥了作用,吴三桂的部队由于绝对劣势终于开始显露出失败的迹象。①

多尔衮自战争以来一直冷眼旁观。虽然他已经进入海关,但他仍然没有完全相信吴三桂,只是因为他与吴三桂结盟。所以他救了一只手。如前所述,进入边境的部队人数约为6万人,以下八旗部队仍留在魏源台营随时迎接他们。万一吴三桂有什么行动,只要他退到山海关外,就安全了。然而,李自成这次轻松拿下北京,这让他大为震惊。他甚至怀疑李自成会利用这次胜利进攻辽东。②他今天迟迟不动手,让吴三桂先进攻,实际上是算数的。万一发生意外,吴和李也会失去一些体力,这样他们就不会被全军耗尽。他们也可以“观察广西三省的真诚和虚伪,利用自己的力量从别人那里获利”因此,几次下属的战斗邀请都被阻止了。

到中午,战斗已经打响,他知道他想知道的一切。大顺军的战术也被发现了。因此,当他发现吴三桂的部队开始显示出战败的迹象时,特别是当骑兵即将耗尽时,前明军已经占领了所有的长城检查站,包括水滥用关、庙谷关、三岛关、开普山关和干门关,并且已经切断了沿干门关通往易贝城东的道路,对易贝城发动了又一次进攻。此时,局势已经岌岌可危。所以他立即决定攻击整个军队。也许历史真的由无数巧合组成。这时,在山海关地区,突然从东到西有一场沙尘暴,飞沙走石遮住了天空和太阳。

▲东罗城门

▲东罗城城墙

▲主通道和溪洛城通道

北水关关闭后,关中的阿齐格和多铎率领两万人带着两面白旗,从正面进攻北翼城东的前明军。官员、平民和周凤武当场死亡。随后清军立即进攻刘宗敏,进攻大顺军的北线。这时,刘宗敏部门在较低的出风口。在即将到来的沙尘暴的猛烈攻击下,它甚至不能睁开眼睛,也不能投入战斗。此外,战败的前明军打乱了它的队形。当时,一片混乱,一个接一个地撤退。它的战斗力急剧下降,几乎无法反击。然而,清军顺风顺水,这不仅不影响其战斗力,而且大大增加了弓箭的射程。密集的箭雨点般射向大顺军。在前线指挥的刘宗敏也遭到枪击,从马上摔了下来。然后清骑兵冲进了大顺军的北线阵地。在一瞬间,刘宗敏部感到慌乱,因为它正处于沙尘暴之中,再加上前明军的失败和指挥官无法组织有效抵抗的众多原因。

但是李自成并没有惊慌。相反,他立即命令留在九门口的前明军支持刘宗敏,并准备首先稳定北部战场。他暂时退到洪华商店的七星村,等待沙尘暴过去后再返回战场。但结果,战场形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③

原来,北翼城下的战场形势是:在北翼城以东的前明军战败后,北翼城以西的刘宗敏部成为清军在两面白旗下的主要进攻方向。然而,如果保护大顺军侧翼的前明军去南方增援刘宗敏并与之作战,北方战场就不会这么快崩溃。然而,令李自成惊讶的是,无论是左光先等在北翼城东的前明军,还是唐棠、白冠恩、蒋镶嵌在九门外的援军,清军都丧失了战斗的勇气,这使得整个北线大败。看到这一点,刘宗敏不得不继续毫无损伤地指挥战斗,但北线的失败是不可避免的。看到高岗上李自成的帅旗退去后,阿齐格的清军没有继续与刘宗敏纠缠,而是直接通过刘宗敏阵地向南进攻中央战线。

▲北一城遗址

这时,在中央战线上,原本被围困的关辽军只有几千人,但两万余名清军的出现立即鼓舞了仅存的几支关辽军的士气。吴三桂立即重新组织攻势,对中央大顺军形成反包围圈。虽然此时大顺军仍占优势,但由于李自成的第一次撤军,大顺军失去了主人。刘宗敏立即率领北方军的其余部分到达中央前线,希望在李自成返回战场之前暂时接管指挥权,因为中央前线拥有最多的军队。如果他失去了指挥权,他随时可能在清军的冲击下被打败。在北方战线被打败的情况下,一旦中央战线也被打败,就有全面崩溃的危险。然而,在途中的关键时刻,刘宗敏被关辽军击中,再次从马上摔了下来。开枪打他的是吴三桂本人,这次他受了重伤。

多尔衮一看到这一幕,立即下令两个黄旗和两个红旗冲出溪洛城,开始总攻。在总司令不在的情况下,大顺部队的失败立即从北线蔓延到中线,头号战争领袖受伤并从马上摔了下来。最重要的是,最初安排的三墙战术从骑兵假装失败变成了真正的溃败。

战斗结束后,大顺军被清、吴联军压向南方,进攻南线南夷城的李过部,面对突然崩溃的同僚,没有时间调整队形去迎接他们。这时,实力优势不仅完全消失了,而且变成了劣势。

▲南翼城遗址

▲南翼长城与靖边大厦交界处

与此同时,南翼城的豪格军也爆发了。毫无准备的南线大顺军几乎立刻被打败了。南北三线战败后,大顺军只能向老龙头更南的方向撤退。然而,在这个方向的尽头是老龙头的海面。没有退路。跑到这里的大顺军继续沿着大海向西撤退。结果,它要么被杀死,要么淹死。李自成刚想在七星村沙尘暴过去后立即作战,但面对被大海彻底击溃的大顺军,他却在七星村。在战斗的最后阶段,只有李过、李双喜和其他人重组了他们微弱的抵抗力量,但是他们很快就被打败了。此后,战斗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清、吴联军追击敌人长达40英里。直到瞿士才撤军。

▲南宜市部分已修复的内墙

被打败的大顺军被屠杀了,除了在战败初期逃跑的骑兵,这可以说是一场惨败。即使三年后,在战斗中牺牲的双方士兵的遗体仍然可以看到,这显示了死亡人数。参加战斗的当地乡绅佘一元在他的《石河子以西的钟毅志》中写道:“野外长满了野骨头,三年来收成还没有耗尽。”如前所述,清军营地的朝鲜人在当天晚上的“李燃室描述”中说,“战场是空的,尸体躺在空旷的田野里,小偷从城市东海岸走来,被追捕者覆盖着,溺水的受害者人数不计其数。”......第二天,多尔衮命令大军不要进犯人民,并给吴三桂一万清兵带着不足三千关辽军追击大顺军到了西部。山海关之战不到两天就结束了。

▲宁海市西门巴比肯

▲宁海城门

十天之后,5月2日,多尔衮进入北京。明朝的首都是通过几代爱新觉罗家族的努力获得的。现在,这种奢望变成了现实。清朝占领中国、统一全国的夙愿已经实现。8月20日,顺治迁都北京,经过数月的变迁,皇位大厅的龙椅迎来了它的第三任主人。

带进国王的坟墓

带进国王的坟墓

▲李自成破坏路线示意图

(1)孙鹏彝的《谋反录》:“自成一体,宗敏知道边防军的实力,决定一战的成败,并驱使所有死者战斗。三项荣誉都意识到了这场激烈的战斗,而且都是平等的。把一群小偷赶到营地,大声喊叫,敲鼓,摇晃数百英里已经成为一种优势。三名广西士兵奋力杀死了数千名窃贼。小偷用秤打架,前者死了,后者回来了。窃贼寡不敌众,被三面包围。关辽兵自东向西冲去,贼自左向右扫旗。几十条线交叉在一起,他们包围并复合。”(2)“我钦佩三个圈和一个首都。我不能突然征服他们。我一下子就把它们打碎了。我有巨大的智慧和勇气。既然统治大众彼此接近,他们的野心就不小了。他们没有机会击败精制盔甲。有没有想见廖的野心?”③“吴逆取陆吾”,“戴流苏帽似万红云,风卷而西”,“明季北略”,“白排头兵二队,绕后如风涌,无处不在,天下无敌”,“这不是吴冰,必东虏也。最好避开那些高人一等的人。”"三项荣誉真的把士兵从北方带来了!"

这篇文章是冷战研究所的原稿。总编辑袁括和作者吹雪。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媒体或公共号码不得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