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来字网>国际>拒乘飞机的环保潮流下,承压的欧洲民航业自救

拒乘飞机的环保潮流下,承压的欧洲民航业自救

2019-11-07 18:49:54 作者:匿名 阅读:187

 

记者|德国记者钱伯颜

编辑|

半年多来,一个名为“flygskam”的关键词一直稳稳地在北欧富裕国家瑞典的社交媒体搜索列表中名列前茅。

起到关键作用的是当前的环保话题:瑞典小女孩格蕾塔·瑟恩伯格(greta thunberg):放弃了不到两个小时的直航,选择乘坐32小时的火车从瑞典前往瑞士;他拒绝乘坐5个小时的跨大西洋航班,并坚持航行到美国两周。

在格里塔稍微夸张的解释下,欧洲的民用航空业正迅速从过去的明星产业转变为形象不佳的环境杀手。瑞典国内民航客运增长率也降至十年来的最低水平。

预计今年瑞典民用航空业的客运量将出现负增长。资料来源:欧洲委员会

有一段时间,对欧洲年轻一代来说,克制旅行和拒绝飞行似乎成了一种新的时尚。即使德国绿党的代表卡塔琳娜·舒尔茨(katarina schulze)一直是环境保护的倡导者,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发布美国度假的照片时,她也立即遭到了环保主义者的强烈质疑。

事实上,环保人士对民用航空业的怀疑并非毫无根据。

欧盟委员会和几个咨询机构的一些研究表明,全球航空运输产生了人类活动排放总量的2.8%至3%。这个看似微不足道的百分比背后隐藏着一系列令人担忧的事实。

如果全球民航行业被列为一个国家,它将成为世界第十大碳排放国。与受《巴黎气候协议》约束并致力于节能、减排和能源转型的实体国家不同,缺乏统一政策的全球民用航空业仍在蓬勃发展。据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预测,随着全球经济的不断发展,到2050年,全球民用航空业的碳排放将至少增加四倍。

具体转换为一名乘客,只需往返伦敦和纽约,其排放量相当于一个一居室家庭供暖一年产生的所有排放量。

与每公里每位乘客的碳排放量相比,航空旅行实际上并不环保。资料来源:bbc

环保的强烈呼声很快传播到政界。

“我们对相对环保的公共汽车和轨道交通征收重税,但对航空运输视而不见。”欧洲议会中最大的政党人民党的党代表彼得·利斯(peter liese)说这句话时,意味着民用航空业的政策制定已经在筹划之中。

事实上,欧盟成员国政府的行动已经开始。

最新的案例来自法国。7月9日,宏观政府宣布,从2020年开始,将对国内航班征收环境税。个人机票税将根据飞行距离和空间在1.5至18欧元之间波动。法国政府预计,这一税收项目每年将为国库带来约1.8亿欧元的收入。

“我认为航空公司必须为温室气体排放付出代价。这个价格必须反映在机票价格中。”马克龙的新税收项目立即得到德国环境部长桑亚·舒尔茨的支持。

事实上,为了保护环境,德国早在2011年就引入了航空税(luftverkehrssteuer)。此外,英国、奥地利和意大利在法国之前也引入了不同名称的航空税。荷兰还宣布,从2021年开始,将对单程机票征收至少7.5欧元的航空税。

欧洲国家单一机票现行航空税/环境税的比较。资料来源:欧洲委员会

在欧盟的高层,即将上任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利(Von Draine)也准备攻击欧洲主要航空公司。在她发起的一项名为“绿色协议”的计划中,欧盟将逐年减少分配给航空公司的碳排放许可数量。该倡议很快得到法国和比荷卢国家的大力支持。

从2012年起,欧洲民用航空业已被纳入欧盟碳排放许可交易系统(ets)。然而,到目前为止,大约85%的航空公司许可证可以免费获得,所有公司需要做的就是支付剩余的碳排放许可证。如果现行的“半售半送”许可制度被废除,欧洲航空公司每年将不得不多支付至少8亿欧元。

除了征收航空税和加强碳排放许可制度之外,另一项试图限制民用航空业的政治措施是征收航空燃油税。

不同于一般适用于汽车领域的柴油税和汽油税,1944年世界各国签署的《芝加哥公约》规定对航空燃料减税。目前,主要航空公司和民航组织征收的燃油附加费至少在法律上与航空燃油税无关。

今年5月,马克龙向法国主要媒体公开表示,他将更新旧的芝加哥协议,并试图在整个欧洲征收航空燃油税。事实上,早在2007年八国集团首脑会议上,八国集团就已经就恢复航空燃油税进行了初步讨论,但最终由于金融危机爆发而被放弃。

据环保组织transport

湖北快三 广东11选5app 极速飞艇下注 浙江11选5